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春华秋实

平平淡淡才是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过年  

2018-03-31 22:51:5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小时候最盼着过年了,因为过年时有许多好吃的。

那时村里家家都养猪,过年时必定会杀一只“过年猪”。杀猪在家乡是一件大事,要邀请亲戚朋友、街坊邻居都来吃一顿“杀猪菜”。

杀猪菜很丰盛,尤其是切成两三指厚的红糟五花肉,咬一口满嘴流油腮帮盈香,那叫一个带劲儿!吃一顿还不算,还要每家送一大碗,几乎是一家杀猪、全村吃肉。

除了杀猪,过年时还要杀鸡杀鸭杀兔子,一般都要提前好几天张罗这些事,年三十的桌上才有满满一桌的丰盛年夜饭。

过年有肉吃当然是让人最期盼的,当然,除了有各种肉,还有诸如年糕、年糖、米条、白粿、糍粑、粿条、米冻、豆腐等好吃的。

这些食物现在用钱都能买到,但在那物质匮乏的年代,这些食物成了过年时才有的难得美味佳肴。

而能让我们吃得津津有味、回味无穷,更因为那时都是采用纯天然的原料,经手工精磨细作做出来的,那种味道,香甜绵长,无可替代。



那时特别喜欢过年,除了有好吃的,还因为过年时有新衣裳穿。

早些年,新衣裳也是手工缝制的。母亲当时就是村里唯一会缝制衣裳的能工巧手,因此,快过年时也是母亲最忙碌的时候,经常要加班加点到深夜。

母亲加班我们都陪着,父亲是因为母亲胆小,我们则是心系自己的过年新衣。好像在一旁陪着,就能使母亲加快制衣的速度、就能亲眼看着母亲早点缝制我们的新衣似的。

后来,各种型号各种样式的新衣裳进了商店,人们便逐渐转而到商店里买过年新衣了。但不管是手工做的还是商店买的,我们都细细地将其叠整齐放在枕头边,只等着大年初一早早起来穿,那种期待的心情难以言喻。

除了有好吃的、有新衣裳,过年还有许多好玩的。放烟花爆竹自不必说,还有唱大戏的、路边耍杂的、演木偶戏的,应有尽有,热闹无比。

那时村里会吹拉弹唱的“能人”可不少,大家在这难得的农闲时光,聚在一块就是一个戏帮子,这些人随手拿起个乐器就能演起来,惹得一帮大老爷们小媳妇、耄耋老人孩童儿围了一大圈瞧热闹。



那时过年,除了对吃穿玩的期盼,最吸引我们、最考验我们小心脏的便是压岁钱了。吃年夜饭时,或是大年初一一大早,我们就乖乖地地等着大人给发压岁钱。倘若有客人来访,我们就利索地上前拜年,然后就在一边安静等着,而那颗不平静的内心,就像今年春晚蔡明说的:怦怦怦……

包压岁钱的红包是红的,大门上倒贴的“福”字是红的,门两边和门上方的春联是红的,高高挂起的灯笼也是红的,这一片大红世界既喜庆又令人振奋。

而要妆扮这个大红世界,是需要我们全家总动员,花一定时间彻底大扫除的。

准备吃的,准备穿的,大扫除,贴对联……这些过大年的准备工作,我们都是极其认真、慎重地去对待去准备的,不厌其烦,不辞辛劳,因为大家的心里全都装满了过年的喜悦,如果再配上过年乐曲,就更是干得“乐陶陶”了。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